家里一共就八亩地,一年纯收入也就四千块钱,孩子打一针门冬就三四千。孩子的病来的太突然了,辛辛苦苦干一年,只够宝宝打一针的……可是我儿子还那么小,他才刚见到这个世界,听到他的哭声我就揪心的痛。”孩子妈妈陆娜看着挣扎中的宝宝泣不成声,“因为家里秋收需要我妈回去,她现在还在老家忙着收庄稼,可是忙这一年收的钱也救不了孩子的命啊”。

小男孩叫黄梓睿,江苏省丰县欢口黄店人,今年才刚刚两岁。2018年8月17日,黄梓睿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目前正在接受治疗。两岁的孩子,就得打针、化疗、打翘、打门冬、抽骨髓,小小的身体只能独自承受着这些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。

“孩子抽骨髓的时候哭的撕心裂肺,我和孩子就隔着一个门,孩子在里面哭,我在外面哭。那个时候我没有任何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,针扎在儿身,疼在娘心,听到我孩子一边哭一边喊‘妈妈,疼……妈妈,疼……’我特别想这病在我身上也行啊,为什么要让我两岁的孩子这么痛苦!谁能理解我这个做妈妈的心情?”陆娜哭得像个孩子。

陆娜撩起袖子给笔者看她的伤口,她说这是今年9月初自己出现精神恍惚,拿起刀割伤手臂,真的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。陆娜今年25岁,和丈夫结婚四年多,有一儿一女,两人都是初中文化水平,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日子也算幸福。年初的时候丈夫外出打工,一个月挣点血汗钱,她在家照顾孩子。陆娜的父母在家里种地,她母亲身体不好,婆婆也病了在医院挂水,孩子的爷爷在地里干活,一大家子因为小孩子这一场病,彻底乱了套。

陆娜的母亲乳腺炎十几年了,身体不好经常腰酸背痛,而且母亲的脖子上长了一个肿瘤,本来打算割了稻子去给母亲动手术,把脖子上的那个肿瘤切了,可是儿子病了,母亲只能带着病照顾女儿还得下地干活。“我真的觉得太对不起我妈了,她苦了一辈子……”陆娜满是自责,可是年纪轻轻的她,又能做的了什么呢?对儿子怀有歉意,对妈妈愧疚难当,她也特别痛苦。

唯有懂事儿的小女儿,让她心里好受一些,也让她心里对儿子的病情有了希望。医院检查出来告知她们姐弟配型成功的几率很大,她担心女儿太小,不想让她受罪。但是不到4岁的女儿太懂事儿了,孩子爸爸问女儿,你的血能救弟弟你愿意让医生给你打针抽血吗?女儿见过医生给弟弟抽血,先是对爸爸说打针疼,犹豫了一下又说让医生给我抽血吧,不过妈妈你得抱着我打针才行。孩子虽小,也展现着亲情的可贵。

“在徐州某医院的时候,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包括跟亲戚朋友借来的钱。但是我们不想放弃这个孩子,他还那么小,带他来了这个世界,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孩子痛苦的离开,我想救他,我一定得救他。”陆娜知道很难,但还是很坚定的要救孩子,哪个妈妈不想救自己的孩子?

目前,夫妻二人已带宝宝来到苏州某儿童医院治疗,这个病需要长期与病魔斗争,后续进行化疗,换骨髓的治疗费用至少得五六十万,对他们这一对小夫妻以及整个大家庭来说都是天文数字。

转载需授权,素材均来源于网络,如侵权删除。

首页时政